大家都在搜

专家称,特朗普就伊朗问题发表演讲后,问题依然存在



  特朗普总统讲演军事和政策专家表示,周三伊朗对美国驻伊拉克基地的报复性打击表明,他希望避免一场全面的战争,但对他未来的战略仍存在疑问。

  特朗普在讲话中证实,伊朗在美国发射导弹几天后发动了导弹袭击在伊拉克杀了一名伊朗高级将领,没有在目标伊拉克基地杀死任何美国军事人员。

  他说,美国将对伊朗政权实施“额外的惩罚性经济制裁”,“直到伊朗改变其行为”,伊朗“追求核武器威胁文明世界”。我们绝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波士顿大学退役陆军上校、国际关系与历史名誉教授安德鲁·J·巴克维奇(AndrewJ.Bacevich)在演讲后通过电子邮件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是否还会进行进一步空袭。

Donald Trump wearing a suit and tie: President Donald Trump addresses the nation from the White House on the ballistic missile strike that Iran launched against Iraqi air bases housing U.S. troops.

  亚历克斯·布兰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白宫就伊朗对驻扎美军的伊拉克空军基地发动的弹道导弹袭击向全国发表讲话。

  “我们不能肯定地说,”巴克维奇写道,他同时也是昆西负责任国家管理研究所的主席。“双方都将伊拉克导弹袭击描述为一场伟大的胜利--伊朗人因为他们声称杀死了数十名美军,而特朗普则因为没有美国人被杀。”如果双方都乐于‘获胜’,那么双方都有可能避免进一步升级。“

  另一位在该地区拥有专业知识的学者迪娜·阿卜杜勒卡德尔(Deina Abdelkader)表示,特朗普周三一再提及反对伊朗核野心的“文明”世界,这可能会让伊朗人民感到不安。

  “我们很久没听过这种语言了,”阿卜杜勒卡德尔说,他写了很多关于中东和北非政治的文章。“这让人想起.有偏见地看待包括伊朗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所以我不太确定这是否会受到欢迎。“

  阿卜杜勒卡德尔说,这个建议“只有文明国家才有能力拥有核能力,这将使人们对此感到不安。”她指出,在伊朗以什叶派为主的穆斯林文化中,在40天的哀悼期后,会要求对杀害卡西姆·索莱曼尼将军这样的受人尊敬的人物进行报复。

  智库国防优先项目高级研究员吉尔·巴恩美元(Gil Barn层状)在阿富汗和波斯湾担任海军陆战队步兵军官。他还表示,特朗普周三的言论可能有害。

  “伊朗精心调整的回应表明,伊朗正试图摆脱这种局面,”巴恩美元在特朗普讲话后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但他表示,特朗普对伊朗的“最大压力”政策可能会带来危险后果。

  “特朗普总统今天表示,他也希望避免全面的战争,但‘最大压力’是一种升级策略,引发战争。继续施加最大压力,同时声称你不想与伊朗开战,就像玩俄罗斯轮盘赌,声称你不想自杀,“他说。

  巴恩美元强调,与伊朗的战争将是灾难性的。

  “波斯湾的战争对所有相关国家都将是毁灭性的--其中大部分将是美国的合作伙伴--并将削弱美国,”巴恩美元说。“出路是明确的。美国应该放弃最大压力,寻求与伊朗谈判,从而缓和局势。这是我们的责任所在。”

  朱丽叶·凯耶姆(Juliette Kayyem)是奥巴马政府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的前高级官员,现在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任教。她对特朗普在Twitter上的演讲进行了更为直

  凯耶姆在推特上写道,特朗普演讲的开头是“衡量”的,中间是“福克斯谈话要点”,他在讲话结束时提出了一个令人困惑的“行动计划”。凯耶姆写道,结果是,“没有战争,没有新计划。”索莱曼尼死亡,但被取代,盟友迷惑不解,ISIS战略被打破,伊拉克当兵,#JCPOA[伊朗核协议]被削弱。“

  肯尼迪学院(Kennedy School)的另一名教职员工、前美国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在推特上表示,特朗普的讲话发出了好坏参半的信号。伯恩斯是一名职业外交官,曾担任美国政治事务副国务卿,曾在

  “特朗普放弃了正确的决定,”伯恩斯写道。“”但计划是什么呢?他的演讲混淆了美国是应该遏制伊朗还是寻求政权更迭。如果我们感到困惑,伊朗也是。在这样的危机中,最好是让对手清楚地知道我们的意图和红线。“

  对于特朗普呼吁北约“更多地参与”中东和平进程,伯恩斯也表示怀疑。

  “#北约伯恩斯写道:“当美国在做出重大决定之前与盟友协商,以及我们有一个明确的、令人信服的成功计划时,效果最好。”“当美国总统在上述两人中为零,同时也是历史上最反北约的时候,难度就被放大了。”

  多尔西&惠特尼(Dorsey&Whitney)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劳伦斯·沃德(Lawrence Ward)表示,特朗普承诺对伊朗实施制裁也引发了质疑。

  “目前尚不清楚,在特朗普总统今早宣布后,美国将对伊朗实施何种新的经济制裁,”前美国国务院国防贸易咨询小组(Defense Trade Consulting Group)成员沃德(Ward)在一份声明中说。“在特朗普政府退出JCPOA之后,美国政府实际上将伊朗的制裁恢复到了JCPOA之前的状态,取消了奥巴马政府实施的几项有利的许可政策。”

  沃德说,即使是次级制裁,“在美国加入”联合行动协定“期间被暂停的制裁已经恢复,因此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考虑加强其旨在遏制非美国人员活动的次级制裁,或者政府将寻求积极执行违反这些次级制裁的行为。”行政当局不太可能根据现有的伊朗制裁方案取消任何现有的一般许可证,因为这些一般许可证有利于伊朗人民,而且大多是人道主义性质的。“




上一篇:参议员提出决议警告国会尚未授权伊战
下一篇:返回列表
虹彩艺术芳草地 立德贤达儿童心